55亿引入新股东 协信远创能否打开新局面?

杨春霞2019-06-04 08:13:48来源:投资者网

扫描二维码分享

  继2017年转让40%股权引入股东绿地控股(600606。SH)后,重庆协信远创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协信远创”)再次迎来新股东。

  近日据媒体报道,新加坡城市发展集团(下称“新加坡城市发展”)以股权和贷款方式投资55亿元收购协信远创24%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业内有观点认为,协信远创此举或是想借助新加坡城市发展的力量为后续上市铺路,也有观点认为协信远创更多地是为满足其规模扩张和资金诉求。对此,《投资者网》致函协信远创进行求证,截至发稿,对方未予以置评。

  引入新股东

  近日,据《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城市发展集团以股权加贷款的方式投资55亿元收购协信远创24%的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不过,协信远创未就该消息是否属实对《投资者网》作出回应。

  值得提及的是,早在2017年协信远创有过一次引入股东的举措,绿地控股持有协信远创40%股权。为何短短两年时间不到,协信远创再次引进新股东?从表面上看,协信远创短时间内将有55亿资金注入,或以此缓解资金压力。

  而业内普遍认为是两者各取所需的一场交易。财经评论员严跃进表示,类似做法不排除有两个考虑,一是新加坡方面的企业看好中国地产发展,认可此类企业的后续成长;二是协信远创或欲通过导入各类实力企业,为后续在上市、融资、扩大企业品牌等方面会有更大的发力。

  《投资者网》了解到,早在2011年协信远创便提出要赴港上市,并把时间定在了2012年,因当年融资环境严峻,上市计划延迟。此后2013年4月,据媒体报道,协信远创在下半年拟通过IPO形式登录港交所,但该计划后来亦无疾而终。

  接下来几年,协信远创一直在资本市场上动作频频,试图敲开资本市场的大门。2015年协信远创与启迪协信科技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重组;2016年绿地控股入股;2017年入主ST狮头(600539.SH),但协信远创至今仍未上市,因此业内观点认为此次引入新股东更大程度上或是继续为其上市铺路。

  从新股东的境外背景来看,有业内人士认为协信远创或将考虑在境外上市。“同时,(协信)还可以运用股东方的背景在新加坡实现产业地产的资产证券化,这些都是后续可以探讨的方向”,该业内人士表示。

  严跃进还提到,也不排除绿地在投资上海中民投项目后,自身资金方面或也存在一定压力,无暇顾及协信远创的资金问题。而新加坡城市发展背靠大财团新加坡丰隆集团,后续或能为协信远创提供资金支持。

  而对于新股东新加坡城市发展集团来说,入股协信远创能帮助其打开中国市场。据媒体报道,自2010年进入中国市场以来,新加坡城市发展集团仅涉足上海、重庆、苏州这三个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发展极为有限。

  据《联合早报》报道,新加坡城市发展首席执行长郭益智在记者会上公开表示,他一向都希望投资中国发展商并与对方合作,六年前计划和一家公司达成协议但未能成功。“与协信远创的合作能够结合双方在当地的团队,并参与项目发展的决策工作”,郭益智说道。

  协信的压力

  尽管将受益于新股东的引入,但是协信远创存在的规模发展掉队、短期偿债压力大、人事变动频繁等问题仍不容忽视。

  公开资料显示,协信远创成立于1999年,涉及地产开发、物业管理、租赁等多项业务,曾经与龙湖集团(00960.HK)、金科股份(000656.SZ)、东原地产、华宇集团并称为渝派房企的“五朵金花”,但如今协信远创已经在规模上掉队了。

  克而瑞《2018年快3正规平台企业销售TOP200排行榜》显示,协信远创2018年销售额为272.5亿元,位居榜单第88位,与其2018年度600亿目标相差较大,距离其千亿目标更是相聚甚远。而作为对比的是,同为渝派房企的龙湖已经跨过2000亿,金科集团也成功跨过了千亿。

  其他两家也已经实现了赶超,东原地产2018年销售额为548.7亿元,华宇集团同年销售额为375.2亿元。更有数据显示,在大本营重庆,协信远创的销售额掉出前十。

房企

  时间追溯到2014年,2014年协信远创销售额为155亿元,位居房企榜单第48位,彼时金科股份销售额为288亿元,仅比协信多出130亿元,而东原地产更是未出现在TOP100榜单。

  需要提及的是,2015年协信远创开始转型,其董事长吴旭表示协信将会是一家长于运营而非单纯追求规模化增长的开发企业。不过从近两年公司债券报告来看,房地产收入仍是协信 主要收入来源。以2018年为例,2018年房产收入为76.61亿元,占总收入83.76%。

  除了规模问题外,协信还面临着资金和短债压力。协信公司债券2018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协信远创资产负债率为79.34%,较2017年上升1.73%。此外,截至2018年末协信远创的现金及等价物余额较2017年缩水超过50%,为24.64亿元,货币资金为30.29亿元,同比减少49.42%。

  作为对比的是,截止2018年底,协信远创的短期借款为38.53亿元,另有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91.05亿元,这意味着协信远创存在较大的短期偿债压力。从这一方面来说,引入股东新加坡城市发展,获得55亿的资金能快速解决这部分资金问题。

  《投资者网》还注意到,协信远创的总资产增速在放缓,协信的总资产增速近5年来普遍下滑,2018年净资产增速更是由2017年的29.33%下降至1.26%。与此同时,协信远创旗下10家子公司均被股权质押融资,其中有8家是100%质押。

  此外,在行业下行、自身发展受阻的背景下,协信近1年来已有多位高层离职。2018年4月推动协信上市及转型的常务副总裁曹志东离职,2018年年底副总裁、多利农庄总裁高剑青离职。最近的一次是2019年3月,联席总裁张泽林请辞。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