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与接棒 2018年八大地产二人组

杨静2019-01-15 09:28:49来源:时代周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刚刚过去的2018年,对于各路房企而言,这一年,可能并不轻松。

  如此行业背景,也在考验着企业的根基是否牢固,也在检验着掌舵人和职业经理人的智慧、气魄和洞察。

  这一年或许是承上启下的一年,接班、接棒、接盘,握手与相携间,有权力和责任,有判断和抉择。

  父子、父女之间的传承,夫妻之间的携手,兄弟之间的共进,伙伴之间的竞合,正是因为这些鲜活的个体,地产界里的种种有了新的元素,也为我们留下了年度印象。

  长和系李家父子:李嘉诚、李泽钜

  2018年,“超人”李嘉诚宣告退休,总市值近万亿港元的长和系王国,交付到了长子李泽钜手中。

  这被外界解读为是港商创一代的集体谢幕,也意味着香港四大家族完成交棒。

  在房地产领域,长和系已经纵横捭阖60余年。

  虎父无犬子。已经过了五十知天命年纪的李泽钜,低调隐忍,一步一个脚印按照继承人的步调谨慎前行,用了30多年的时间,赢得了父亲的认可,接过财富权杖。

  不同于父亲,李泽钜除了地产,还把注意力放在了能源、飞机租赁等行业。后续的长实集团能否加快转型,备受关注。

  李泽钜的身上有着家族企业二代典型的特征:他们往往受过良好的教育,学成归来后在企业任职多年,将自己的命运和家族的命运绑定在一起。

  李嘉诚称,他给李泽钜打90分,“但他如果不是我的孩子会给他100分”。

  来自《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认为,资产可以传承,但李嘉诚在过去时间里积累的政治人脉和威望却没那么容易传下去。

  站在“超人”肩膀上的李泽钜,能否超越父亲,这有待印证。不过,在当下中国内地房企普遍性面临二代接班传承的时候,李家父子为家族企业如何传承树立了典范。

  现在,李嘉诚依然担任着长和集团资深顾问一职。这位90岁老人的心愿朴素而又简单:“我从来就不是大家说的是什么超人,我可能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但我其实更是一个普通的人,甚至是一个老人。我希望我的人生能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我也希望我的家人和我的商业在我故去之后,正常运转,得到良好的继承。”

  碧桂园杨门父女:杨国强、杨惠妍

  杨国强、杨惠妍,这是地产圈里为数不多的父女组合。

  2018年的年末,碧桂园的杨家二小姐杨惠妍走上台前。她从董事会副主席调任联席主席,同时也标志着碧桂园的转型进入明朗化。

  按照2019年碧桂园总裁莫斌的新年寄语,碧桂园的未来是成为高科技大型综合企业。

  无疑杨惠妍在这一过程中将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接下来,她除了负责协助父亲处理集团日常工作之外,还并负责集团的战略投资及基于现有业务的新业务探索。

  杨惠妍早就在新业务领域为碧桂园创下了不俗的战绩:带领教育公司博实乐赴美上市、主导碧桂园物业服务板块分拆上市等等。

  现年38岁的她也深得其父杨国强真传,行事作风稳重低调,不失干练机敏以及亲和力。她最初的理想是当一名教师。不管是不是自愿,至少在碧桂园干了近14年后,杨惠妍已经是碧桂园的骨干,走出了父辈的光环。

  当然,杨国强也没闲着,也不会闲着。

  在2018年年初的业绩发布会上,当被问及关于退休的问题时,杨国强回应道:“我倒是很想退休,但女儿不同意,她说,你看李嘉诚做到多大年纪才退休。”

  道理谁也都清楚,任何“大象”的转身都非易事。现在的碧桂园不但进军了农业,还研究起了机器人。

  杨国强也在自嘲是“全世界最笨的人”,本可以跟着王石大哥去爬珠穆朗玛峰,但现在的每一天却为了能让社会变得更好而忙碌。

  但不管怎么样,杨门父女带领下的碧桂园在2018年年初的时候已经实现了5500亿元的合约销售额,历经25年的奋斗,首次超越万科和恒大成功登顶。

  世纪并购里的两个男人:王健林、孙宏斌

  2018年,王健林和孙宏斌,两个男人再度产生了交集。

  62.81亿元,这一年的10月,融创宣布收购万达原文旅集团和13个文旅项目的设计、建设和管理公司。同时,万达将动用全部资源,全力支持融创收购。

  一个买,一个卖;前者被外界视为逆流而上,后者被解读为明哲保身。

  终于,融创、万达的世纪并购走向终章,王健林的万达正在从2017年的诸多不如意中缓过神来,而孙宏斌的融创有了“诗和远方”的机会。

  这可能是孙宏斌比较得意的一年。不管怎么样,比对乐视贾跃亭的“援助”,融创还是从万达那捡了个“便宜”,一举买下睥睨行业的文旅运营团队。此外,老孙还和腾讯、京东、苏宁联合入股了万达商业。

  尽管比王健林小了10岁左右,但野心勃勃的孙宏斌已经将融创打造成为行业第四的地产集团和规模第一的文旅集团。

  再看万达,尽管在卖卖卖,但同时也在买买买。这一年,它宣布投资300亿元建设兰州万达城,还要1个月里一口气连开了12个万达广场,霸气依旧。

  恒大夫妻档:许家印、丁玉梅

  每一位成功男人的背后,总会有一个默默支持他的半边天。

  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也不例外。在大众传媒上亮出自己的老婆,许家印是房企里为数不多的一位。

  2018年年末,他和他的妻子丁玉梅一起刷着新闻流量。丁玉梅的照片也首度曝光。

  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丁玉梅,一头短发,成熟干练,又不失亲切。启信宝的信息显示,丁玉梅目前是广州恒大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唯一股东,并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许家印曾在传记中承认,自己成功的背后离不开家人,特别是妻子丁玉梅的奉献和支持。“我欠她太多,婚后这么多年,我们有吵架,但从没真正翻过脸。别的我不敢说是公司第一,但夫妻感情一直是恒大员工学习的榜样。”

  他也曾在采访中坦言:“工作的确太忙,最对不起的人,一想起眼眶就会红的人,还是太太。太太对我非常放心,给我的自由度很大。从来不问我干什么去了,她太了解我了。”

  2018年,这位同时爱着地产、足球、新能源和老婆的男人,成为了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之一。

  他收到的获奖评价是:“在不同阶段适时和前瞻性的战略决策,是推动恒大持续高速增长、并在世界500强排名一路飞跃的最重要原因,而恒大每个阶段亮眼的业绩也印证了其战略决策的准确性。”

  2019年,大家也在等着看恒大如何抵达许家印心中那家“伟大公司”。

  阳光城“双斌”:朱荣斌、吴建斌

  这是一对职业经理人的组合,更是地产界闻名的“黄金搭档”。

  他们的职业轨迹从中海、碧桂园到现在的阳光城,一再发生交集。在职场生涯的上升曲线中,他们和这些高速成长的公司就像彼此咬合的齿轮,互相成就。

  在他俩身上,地产职业经理人的进取、严谨、内敛、耿直、友善、温暖等特质,有着明显的反映。这也匹配外界对他俩的评价——低调、谦虚、沉稳,对于企业的治理效果却是立竿见影。

  一如阳光城的企业口号一样:有阳光、有梦想。阳光城老板林腾蛟的识人善用,让这家企业成为当之无愧的黑马。朱荣斌擅长对全局的把控,吴建斌在财务相关领域有着颇深的建树。“双斌”的到来成为这家公司发展上的亮点。2018年,“双斌”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证明了再造一家千亿房企并不是梦,合格的职业经理人即便是逆势也能把梦想照进现实。

  按照朱荣斌自己的话说,“如果可以再造一家千亿企业,我还想追求更多的成就感。走出半生,归来依旧是少年。”

  2018年,阳光城除了实现千亿的业绩,更是在财务结构、企业治理等等维度有了突破,向着更有韧性,更有厚度、更有生命力的方向发展。朱荣斌自己总结,就是规模上台阶,品质树标杆,还要布局未来。

  2018年的年末,阳光城在业界还折腾出了大动静,接下来,“绿色智慧家”产品体系将被推行,也意味着这家公司将品质革命进行到底。

 欧氏千亿兄弟:欧宗荣、欧宗洪

  这是房企里为数不多的兄弟公司—老二欧宗荣的正荣、老三欧宗洪的融信。

  巧合的是,在2018年两家真正的兄弟公司在同一年成为千亿房企里的新兵。

  在地产前10—20强里占据两大位置,欧氏家族在2018年闪耀荣光。同时,老二欧宗荣在这一年首次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

  事实上,欧氏兄弟的故事曾在2016年因为老三欧宗洪的融信拍下的一高价地块,得到过外界的咀嚼和放大。在某种程度上,这两家公司也是不少闽系房企发展的时代缩影。

  不同于华南和香港的一些房企,闽系房企多数处在“创一代”掌权的当下。而当中的不少创一代多数出身贫苦,白手起家,就如欧氏兄弟一样。

  比如,融信就是目前闽系房企里,最为年轻的一家,创建于2003年。现年48岁的欧宗洪,跟许荣茂的儿子许世坛一样,也出生在20世纪70年代,但欧本人却是闽系房企的“创一代”,而且是最为年轻的一位。

  在2008–2017年的“白银十年”,闽系房企群体不约而同地创造了快速做大做强的时代记忆。他们懂得顺势而为又敢打敢拼,在竞争激烈的地产市场,争得了一席之地。

  对正荣和融信这两家兄弟公司来说,千亿并不是终点,反而是新的起点。

  在他俩的背后,还站着他们的大哥,欧氏投资集团的创始人—欧宗金。当然,谁也不知道,兄弟间在私底下又是如何暗自较劲。

  世茂集团许氏父子:许荣茂、许世坛

  作为央视春晚35年历史上唯一登台的地产商,2018年,已经68岁的世茂集团董事局主席许荣茂,火了一把。

  很难准确描述出他当时的心境,看上去,他平静祥和,朴实通达。

  这背后却是他波澜壮阔的一生: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到香港打拼,到拥有自己的“王国”,再到2018年成为李嘉诚公司旗下中环中心的收购方之一。2018年这一年,许荣茂实现了从一位香港中环的证券经纪人到地产大亨,再到香港中环中心主人之一的转变。

  他的儿子许世坛,也不甘示弱。现年43岁,是房企二代中较为成熟的一位。任志强曾称,房企新生代里,许世坛算一个。许荣茂在创立并取名“世茂”时,已经铺垫了传承的期望—世茂二字正是从父子名字中各取一字。

  2012年,从父亲许荣茂手上接过权杖时起,外界已经等待着一个拥有许世坛个人印记的世茂诞生。过去的时间里,许荣茂的工作重心也逐渐转移,他曾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称,将聚焦在“公司战略、大项目推动以及企业社会责任上”。

  2018年年中的业绩会上,许荣茂还表示:“未来几年是增长期,世茂将稳步迈进。”这话放在现在来听,更多是谦虚的味道。

  2018年的业绩本身是印证:年中时销售额是733亿元,年末则翻了超1.4倍,这样的业绩增速前十强中也仅融创中国和龙湖集团做到。反观世茂本身,2018年也是业绩连续增长的第三年。

  许荣茂一定会欣慰的是,世茂在30岁临近时,公司已经在开发商里创造了自己的IP—超级地标。

  目前,在许世坛带领下的世茂,也已经走出了一条多元化发展的路子,业务版图涵盖地产、酒店、商业、主题乐园、物管、金融、教育、健康、高科技等领域。

  2019年,世茂成立30年,许世坛依旧壮年。

  万科新旧总裁:祝九胜、郁亮

  这依旧还是发生在两个男人之间的事情。

  2018年,郁亮依旧还是万科的董事会主席,不过他宣布从万科的总裁和首席执行官离任。接替他的是祝九胜。

  两人都是从万科诞生的职业经理人。祝九胜在万科分管财务工作的经历多多少少和郁亮有着相似之处。

  在这两人的身上,身为总裁的进取、严谨、内敛、忍耐等特征有着明显的反映。和郁亮一样,祝九胜也是善于把梦想照进现实的人。

  当然,郁亮的一言一行依旧影响着万科乃至快3正规平台行业。一句“活下去”的口号,改变了不少企业对于房地产市场的预期。

  在他看来,万科是一家有着忧患意识的企业。4年前万科30周年时,郁亮也讲过类似的话语。他对外界发出向死而生的警示:“如果不创新,不去打造一个健康和创新的组织,也许距离万科倒下用不了十年,三年足矣。”

  体现在言语里,两人皆是对双方的称赞。比如郁亮称祝九胜对外害羞腼腆,但在内部是有名的大炮,敢说敢做,十分犀利。

  当然,万科已作了多年行业龙头,外界正期待这对新搭档带领万科进入一个更好的发展通道。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 记者近日从南京市住房保障和房产局获悉,近期该局已基本完成以政府为主导的租赁房屋信息平台建设,并通过微信公众号、网页、App等形式向社会推出。
  • 合富、保顾研究院最新发布的年度报告指出,随着国内重点城市,尤其是一二线城市土地资源越来越稀缺,“物业持有与运营”、“租售并举”、“业态多元”和“资产证券化”成为未来房企发展的主要趋势。
  • 今年,丰台区将进一步提升住房保障水平,加快推进位于长辛店镇张郭庄村、卢沟桥乡张仪村、卢沟桥乡小屯村和郭庄子村、花乡草桥村、花乡葆台村的5个集体土地租赁房项目建设,实现开工3730套。
  • “大家都在涨价。”公寓限售对象松绑这一利好新政搅动着广州市场,在走访过程中,不少销售人员向《中国经营报》记者传达着市场升温的信号。
  •  拒绝“潜规则”,东莞中介共同签署《东莞市房地产中介行业规范承诺书》,昨天,在东莞市房地产中介协会主办的东莞市房地产中介从业人员规范执业宣传活动上,东莞市房地产中介协会会员现场做出“十项承诺”:包括不发布虚假房源,不垄断房源、操纵房价、房租、恶意炒作、哄抬房价、房租;不与投机炒房团伙串通,谋取不正当利益等。
  • 今年北京保障房有什么新计划?如何增加租赁房源?昨天,在市人大代表询问、政协委员咨询活动上,市住建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本市将多措并举筹集供应租赁房源。
  • 天津北方网讯 :记者从市住建委获悉,去年以来,本市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深化房地产市场调控,有效稳控住房价格,全市房地产市场平稳运行,住房交易保持量价稳定。
  • 【中国经营网综合】1月11日,《南华早报》引述正式文件报道称,一位买家放弃在香港山顶购买豪宅,因此损失460万美元(3610万港元)的定金,据悉,该买家在去年12月31日同意斥资7.219亿港元购买山顶豪宅项目MountNicholson的16号屋,这座房子有一个私人花园、一个屋顶平台和一个游泳池,位于全亚洲最贵的地段;12月份以每平方英尺90484港元单价售出,比4月份售出的邻近房子便宜7%以上。但随后选择退出交易。这也是香港房地产市场陷入疲软的最新迹象。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