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中卿:绝大多数国家房地产税都设免税额

卜羽勤 冯群星等2019-03-15 09:01:50来源:南方都市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在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工作超过十年,在十一届、十二届、十三届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中均担任副主任委员。

  南都讯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全年计划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同时在增值税改革、房地产税立法等方面也提出了新要求。

  近日,南都记者就2019年宏观经济增长指标、房地产税立法等问题专访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尹中卿。他强调,要鼓励企业将减税降费后节省下的资金用于科技创新、更新改造、改进产品、扩大生产、增加工资。

  针对房地产税立法话题,尹中卿表示,房地产税是一种财产调节的方式,主要是针对那些占有多套房、炒房的人群,而不是住房的人群。他建议,设置人均30至50平方米的面积为免税额。

 税收

  房地产税主要针对炒房族,可设免税额

  南都:房地产税立法成为今年两会期间热议话题。此前已有部分地方试点房产税,怎样理解这两者的区别?

  尹中卿:不能简单把房产税平移成房地产税,房产税不包括地,而房地产税肯定会对一些涉地的税收进行整合。比如土地使用费、占用税、增值税等等。

  南都:外界有担心,房地产税的征收会对房价产生较大影响。你怎么看?

  尹中卿:推进房地产税立法更多是为了完善我国的税收体系,强化地方的主体税种,间接上可能会对房地产价格有影响,因为它提高了房地产的使用和占有成本;但负担会有较大增加的主要是那些占有多套房产、房子买来不住而是用于炒房的人群。

  南都:如何让普通百姓的自住房免征房地产税呢?在税制设计上如何避免?

  尹中卿:实际上绝大多数国家的房地产税,都像个人所得税一样可以设定免税额,比如设定人均30至50平方米的面积为免税额。尽管房地产税主要不是为了调节房地产价格,但对房地产市场和人们的预期会有很大影响,所以需要考虑出台时机。由于房地产税是一个地方税种,房地产税法出台之后,什么时间开征、按照什么样的税率征收,地方有很大的自主权和选择权。

  南都:房地产税的立法对于税制改革有哪些影响和作用?

  尹中卿:一是有利于地方主体税种的形成;二是有利于直接税、财产税成为我国税收主力军;三是有利于调节居民财产差距,占有资源较多的人税负会增加;四是有利于节约、集约利用资源。

  南都:房地产税是地方的主体税种,地方的自主权过大是否会带来地区间税收差距的进一步拉大?如何调节?

  尹中卿:房地产税本身作为地方的主体税种,是不能解决地区之间的公平问题的。可能未来会设置一个宽税率范围,再由当地选择适用税率;此外,由于房地产税是按照现价估值收税,对于不同价值的房子,征税额也不一样,不同城市提供的公共服务水平也不一样。还要注意的是,城市中心和郊区、大城市和边远城市、城镇和农村之间肯定是有差距的,这些差距今后主要还是通过转移支付等方式解决。

  南都: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对增值税进行改革,被外界认为是一大利好。你怎么看?

  尹中卿:增值税是最大的间接税种,企业只要提供生产和服务就要缴税,但它对蒸馒头的、挖矿山的和造电脑、造航天飞机的是一个要求,就是不管企业是否盈利、盈利多少。所以现在传统制造业的利润率太低了,而金融业等企业的税率太低了。

  增值税改革就是简化税制、降低税率,最终目的还是进行税制改革,解决社会的税收负担和盈利率水平。从长远来看,要减少间接税比重,增加直接税比重,增加财产税和收入税的比重。

  GDP增速

  6%-6.5%区间给经济发展留更大空间

  南都: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将2019年G D P增速目标设置为区间指标,这还是很少见的。为什么是一个区间?

  尹中卿: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第二次使用区间指标。把今年的目标定成6%-6.5%的区间,6.5%的上限比去年6.6%的实际增速还低一些,可以给经济发展留下更大的空间。

  南都:这一指标的确定到底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

  尹中卿:持被动说法的观点认为,国内外面临的不确定性较多,经济运行变中有忧,经济增速可能产生比较大的波动,不得不将G D P增速定得低一点。持主动说法的观点认为,政府是主动调整,通过区间指标增加经济发展的宽松度,为调整经济结构、解决长期积累的结构性矛盾和体制性问题留下足够的空间,也为全社会提供比较稳定的增速预期。

  判断指标到底是主动还是被动,取决于我们怎么看。我个人相信,这个区间指标是主动选择、主动作为。

  南都:在防风险和稳增长方面,2019年要怎么加强?

  尹中卿:国内和国外,要更加注重国内;供给和需求,要更加重视供给;政府作用和市场作用,要更加强调市场作用;强调逆周期调控,但更多的还是强调长期的结构性改革。要通过一些稳定预期的措施,让经济低开稳走,避免经济的衰退、失速、硬着陆,避免螺旋式的下行。

  南都:今年什么问题需要特别注意?

  尹中卿:怎么把减税降费的大红包落实下来,这是2019年最关键的问题。要确保所有的行业只减不增。不能说名义上减少了,实际中从别的地方又“找补”回来。同时,要确保主要行业的税负明显降低,例如制造业增值税率要从16%降到13%。

  南都: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具体如何匹配?

  尹中卿:积极的财政政策,怎么把握度?还是要研究。财政政策不能过多服务于逆周期调整,否则会增加中央和地方的债务。如果搞“大水漫灌”,也许能帮助保住眼前的一点增长,却给长远发展留下财政的不可持续性。货币政策方面,要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真正做到松紧适度。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不能为保增长,冲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南都:稳增长的同时,怎么保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推进?

  尹中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2015年提出的措施是“三去一降一补”;2018年提出“破立降”,实际是突出“三去一降一补”中的重点;今年又提出“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字方针。方针政策的调整,其实是为保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定不移地推进。不能为了保增长,冲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力度。

  南都:目前哪些不稳定因素可能影响经济长远发展?

  尹中卿:一是地方政府债务。三年多的地方政府债务置换,置换了11万亿,还有1万多亿元,再加上变相负债、隐性负债,总体债务数量要远远超过23万亿元。二是房地产。只要放开行政手段监管,短期内房价肯定上涨,但实际上又会加剧经济结构性问题。监管的长效机制还没有建立,会使得房地产过度金融化,房地产价格过高,挤压实体经济,影响整个经济的健康程度。三是养老金支付。尽管全国范围内养老金还是充裕的,但地区之间严重不平衡。现在要通过建立调剂制度,推进省级统筹来解决养老金支付问题。

  南都:该怎么确保减税降费措施落实到位?

  尹中卿:政府既要开源,也要节流。不能税减了但债增了。开源办法不多,就只能节流,政府要过紧日子。现在提出的节流措施是一般性支出压减5%以上,“三公”经费再压减3%左右,但仍难以弥补税收的减少。

  对于政府来说,我认为现在能动的就两部分:政府所拥有的资产和一部分国有企业的股权与利润。通过扩大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来使用利润,股权则是要划出,比如划给养老。

  对于企业来说,减轻的税费要用来优化营商环境,而不是让企业家拿钱去随便“玩”。我们要通过政策,鼓励企业将这部分资金用于科技创新、改进产品、扩大生产、增加职工工资。

  金句

  推进房地产税间接上可能会对房地产价格有影响,因为它提高了房地产的使用和占有成本;但负担会有较大增加的主要是那些占有多套房产、房子买来不住而是用于炒房的人群。

  国内和国外,要更加注重国内;供给和需求,要更加重视供给;政府作用和市场作用,要更加强调市场作用;强调逆周期调控,但更多的还是强调长期的结构性改革。

  采写:

  南方报业全媒体记者、南方都市报记者卜羽勤 冯群星 李玲 蒋小天 实习生 宋承翰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