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正抓紧研究制定一体化示范区方案,这几个地方近期互动频繁

胥会云2019-03-11 16:45:50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最近一段时间,江浙沪交界处的浙江嘉善、江苏吴江、上海青浦走动非常频繁。

  3月5日~7日,浙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冯飞在嘉善调研落实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情况,助推嘉善主动参与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建设。

  在3月7日举行的嘉善县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工作座谈会上,冯飞强调,示范区建设是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重中之重,浙江将举全省之力推进示范区建设,嘉兴尤其是嘉善必须承担起全省使命。

 三地频繁互动

  冯飞表示,在一体化示范区的谋划中,要按照总书记的要求,在规划布局、产业发展、设施建设、公共服务、生态环境、社会治理六个方面实现“一体化”合作对接。此外,在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过程中,要保持与上海进行产业分工的发展优势,加强招商选资力度,将产业导向、项目准入标准设置得更加具体化,保证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

  嘉善县县委书记许晴在座谈会上表示,目前嘉善已启动产业规划和城乡总体布局的研究,正抓紧排摸梳理与上海、江苏的政策差异,全面开工省际交界断头路,集中资源力量加快建设高能级平台,大力实施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探索建立高质量发展的体制机制。

  就在同一天(3月7日),上海市发改委主任、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主任马春雷一行,来吴江开展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专题调研。

  3月6日上午,嘉善县西塘镇至苏州市吴江区黎里镇的跨省公交7619路专线、吴江黎里镇到上海青浦的跨省公交7618路专线正式开行。

  3月5日,许晴率党政代表团赴上海市青浦区考察。许晴说,青浦、吴江、嘉善同处于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都承担着重大使命。

  许晴表示,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中,嘉善将牢固树立不等不靠的意识,积极抢抓历史性机遇,充分发挥县内专办职能,积极对接、细化落实各项工作,开展示范区及先行启动区的规划研究,积极争取省内优质资源。

  一个月前的2月12日至13日,浙江省委书记车俊在嘉兴调研落实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情况。2月12日,车俊赴嘉善县西塘镇祥符荡,了解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先行启动区规划建设工作情况。

  车俊强调,要在共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上有新作为,能够支持的全力支持,需要对接的主动对接,共同推动示范区从设想变为现实。

  车俊强调,实施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的机遇是全省的,更是嘉兴、嘉善的。

  2月21日,江苏省委副书记、省长吴政隆到吴江调研。他强调,抢抓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重大机遇,胸怀全局、登高望远,勇于担当、勇立潮头,以过硬业绩推动吴江高质量发展走在全国前列。

  就在今年2月,青浦、吴江、嘉善三地已经发布了《青浦、吴江、嘉善2019年一体化发展工作方案》,初步确定了今年推进一体化发展的七个方面51项重点工作。

  一体化示范区怎么建?

  1月27日召开的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上海市市长应勇作政府工作报告时首次提出了“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

  3月6日下午,上海代表团在人民大会堂上海厅举行全体会议,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并对中外媒体开放。上海市委书记李强说,上海正会同江苏、浙江两省抓紧研究制定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示范区建设方案。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社科院副院长张兆安说,长三角一体化很有意义,也很不容易,创设示范区是一个好办法,与自贸试验区有异曲同工之处。

但一体化示范区该怎么建?

  张兆安建议说,把党的十八大、十九大明确的改革任务,在示范区内集中落地、率先突破、系统集成,使示范区成为全国深化改革的“试验田”。特别要在涉及规划管理、土地管理、投资管理、要素流动、财税分享、公共服务政策等方面,成为跨区域制度创新和政策突破的“样板间”。

  “比如,各地联合出资组建的企业,利润可以按照股权比例分配,但税收能否由各地分享?如此等等,在全国从来没有先例,但都应该在示范区积极探索。同时,形成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推进机制。”张兆安说。

  此外,张兆安还建议国家重点支持建设一批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重大项目。对于一批跨区域、跨流域的交通、能源、科技、信息、水环境综合治理等重大项目,能够纳入国家战略布局,帮助协调完善项目推进机制,推动解决一些瓶颈问题。

  此外,统一的营商环境体系,也是不少代表关注的问题。

  “上海以车型收费而江苏浙江以吨位收费的收费标准不统一问题,也应该提上日事议程。”张兆安说。

  “长三角三省一市优化营商环境有很好的基础,但区域内营商环境又存在不平衡,我们是不是可以率先探索建立区域性营商环境指标体系?”全国人大代表,致公党中央委员、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邵志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邵志清说,目前长三角区域内部营商环境存在差异,一体化水平还比较弱。比如,由于上海和浙江设立了自贸试验区,而江苏、安徽目前还没有设立自贸试验区。所以,三省一市在实施国家法律规定层面有差异,加上各地出台的地方性法规不尽统一,守法意识、执法环境、依法行政水平有差别,因此,营商环境制度一致性有待加强。

  此外,各地政策不一致。目前设立的很多专项政策、专项资金扶持,只惠及本区域内的部分熟悉政府政策企业,政策的倾向性明显,普惠性不足。各地之间政策多是面向竞争、少有针对合作,不同程度上存在着衔接难、甚至是“打架”的现象。

  仅从营商环境的指标体系看,各区域围绕着开放、法治、政务、市场和社会等方面建立各自的营商环境指标体系,但区域间的指标体系的无缝对接、指标的一致性尚未考虑,如:法治环境存在着区域内的行政执法标准尺度不一、跨区域执法难现象;政务服务各有亮点和特色,“一网通办”、“最多跑一次”、“不见面审批”,但没有进行系统集成,形成统一流程。

  因此,“营商环境的一体化并非一蹴而就,但我们可以在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里,对标世界银行标准,结合长三角区域实际,研究制定、分工承担相关的指标体系和评价标准,率先实现指标对接、流程相同、要求一样、标准一致的营商环境。”

  邵志清说,特别是率先试点以企业开办、施工许可、财产登记、信贷获取、投资者保护、税收征管等为重点的市场环境指标体系。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