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协同发展下的人口潮汐

李嘉瑞2019-03-01 15:20:23来源:经济参考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从天津武清开发区的公司出发,开车六七分钟能到高速入口。一路畅通的话,45分钟就能开到北京东三环的分钟寺桥。这样的便捷交通,让科研人员冯春敬几乎感觉不到京津双城生活的不便。

  冯春敬从事干细胞技术研究工作多年,此前一直在位于北京亦庄的汉氏联合公司工作。2017年7月,受公司委派,冯春敬来到天津市武清区,成立汉氏联合(天津)干细胞研究院有限公司。

  在北京学习工作多年,冯春敬已经落户北京,也把家安在了北京。来到天津武清工作,冯春敬曾经担心过双城生活带来的交通问题。

  本以为会存在的通勤问题,却并不存在。如果从天津武清开车,去往位于北京亦庄的公司总部,比从北京市中心过去用时还少。冯春敬说,公司有往返于北京亦庄和天津武清的班车,无论是家庭生活还是公司业务,都不会受影响。

  一些人家在北京,到天津上班;另一些人家在天津,要来北京上班。

  “晚上6点30分下班,6点50分走到北京朝阳门地铁站,乘地铁7点30分到北京南站,幸运的话能买到7点51分出发的高铁票,30多分钟后到达天津站,出站骑车20分钟后,8点40分抵达天津的家。”这是北京白领王成的生活。

  王成的家在天津,每天早晨乘高铁到北京上班,晚上再乘高铁回天津的家。

  一家人曾经在北京生活多年。去年7月,全家搬到天津,但王成的工作仍在北京。7个月来,王成每天往返于京津两地。

  每天的双城生活,让王成习惯于精细计算时间。早晨6点20分出家门,6点40分到天津站。如果能买到6点55分或者7点04分的车票,7点50分前就能坐上北京的地铁,这样就能保证9点前赶到公司打卡上班。

  除了周一早晨和周五晚上之外,其余时间的票还是很好买的。王成使用“月票”,还能打八五折。

  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京津城际从2017年5月起推行月票制,开行京津冀环形列车、通勤早晚动车,环首都“半小时通勤圈”覆盖区域逐步增大。

  “轨道上的京津冀”正在形成。在北京、天津、河北三地之间,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乘坐轨道交通越来越便捷。

  京津城际延长线、石济客专及津保、张唐、唐曹铁路、京沈高铁承德至沈阳段等建成通车;京沈高铁京承段、京张、大张、京雄、崇礼铁路、丰台站等重大工程加快建设;京港台高铁丰台至雄安至商丘段、忻雄高铁等前期工作有序推进……

  曾在北京大红门从事服装生意的陆德彬,去年把店铺搬到了河北省廊坊市永清县。除了偶尔住在店里,其余多数时间,他还是会下班后开车回到北京的家里。

  沿着京台高速行驶,不到1小时就能开到北京南三环,甚至比他在北京生活的车程还短。

  但在2016年12月9日以前,京台高速还只是一条“断头路”。“断头路”修通之后,3000多家曾在北京大红门从事服装批发的商户搬到河北永清。这里的房租更低廉,人工成本更低。受益于交通的便利,不仅原来的北京客户没有丢掉,他们还接待了更多的河北客户。

  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京津冀国家高速公路“断头路”加快贯通,国道“瓶颈路段”基本消除,京秦高速北京段、首都地区环线通州至大兴段建成通车,津石高速、兴延高速、新机场高速加快建设。

  像京台高速这样一批“断头路”的消除,方便了在京津冀三地之间生活的人们。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