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税6项专项附加扣除来了,怎么操作最省钱?专家逐条解读

陈益刊2018-10-25 10:28:56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个人所得税改革一大减税举措是增加了6项专项附加扣除,近日《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正在公开征求社会意见。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此次意见稿不少扣除方法给了纳税人选择空间,纳税人应该充分利用现有政策,采取最合适的方式让自己享受最大程度的减税,否则自己利益将受损。

  此次个税改革主题词是减税,除了起征点(即基本减除费用标准)从3500元提至5000元,低档税率适用范围也扩大外,新增了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租房租金、赡养老人6项扣除。意见稿除了明确这6项的扣除范围、标准外,还对扣除方式做了规定。

  纳税人子女接受学前教育和学历教育的相关支出,可以按照每个子女每年12000元(每月1000元)的标准定额扣除。但在扣除方法上,受教育子女的父母分别按扣除标准的50%扣除;经父母约定,也可以选择由其中一方按扣除标准的100%扣除。具体扣除方式在一个纳税年度内不得变更。

  施正文表示,家庭中夫妻双方谁的工资高,则让谁全额扣税更合适,这样从整个家庭来说可以少交税。

  在郑州工作的张先生有两个女儿,其中大女儿明年将满3岁上幼儿园,刚好满足税法要求可以每个月享受1000元的子女教育专项附加扣除额。

  “我的收入比妻子高,到时会选择由我来按扣除标准的100%来扣税。”张先生说。

  在继续教育专项扣除中,纳税人接受技能人员职业资格继续教育、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继续教育支出,在取得相关证书的年度,可按照每年3600元定额扣除。因此有专家建议,如果个人有多个考证需求,可以分年度逐项来考取,以确保充分享受每年这项扣除。

  另外,根据意见稿,个人接受同一学历教育事项,符合本办法规定扣除条件的,该项教育支出可以由其父母按照子女教育支出扣除,也可以由本人按照继续教育支出扣除,但不得同时扣除。因此父母和本人谁的收入高,显然给谁扣税更划算。

  纳税人大病医疗专项附加扣除可以在6万限额内据实扣除。施正文认为,假设纳税人大病医疗扣除额远超6万元,如果手术在年底做,跨越两个年度,相当于限额提高到12万,可以减轻个人负担。

  符合条件的住房贷款利息专项附加扣除额为每个月1000元,经夫妻双方约定,可以选择由其中一方扣除。同在一个城市租房的夫妻双方租金专项扣除也是如此。因此收入高的一方扣税更加合理。

  赡养老人专项附加扣除也有比较大筹划空间。

  根据意见稿,纳税人为非独生子女的,应当与其兄弟姐妹分摊每年24000元(每月2000元)的赡养老人专项附加扣除额度,分摊方式包括平均分摊、被赡养人指定分摊或者赡养人约定分摊,具体分摊方式在一个纳税年度内不得变更。采取指定分摊或约定分摊方式的,每一纳税人分摊的扣除额最高不得超过每年12000元(每月1000元),并签订书面分摊协议。指定分摊与约定分摊不一致的,以指定分摊为准。纳税人赡养2个及以上老人的,不按老人人数加倍扣除。

  张先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自己父母已经年过60岁,因此自己和弟弟妹妹三人可以享受2000元每月扣除额,但由于妹妹收入并不高,几乎不用交个税,弟弟也是如此,因此家里将采取约定分摊,自己只能享受1000元一个月的扣除额,而另外1000元弟弟妹妹实际上也不能享受。

  安永税务服务合伙人卜新华告诉第一财经,非独生子女情况下,允许其他兄弟姐妹放弃抵扣,可以只让一个人扣除一年24000元。因为存在这种情况,兄弟姐妹中只有一个人工作,或者其他人收入很低而不需要缴纳个税,而且父母可能主要由一个人赡养。赡养老人支出如果只允许由一个人扣除,其他兄弟姐妹可能会有意见。纳税人应该做好测算和协商工作,避免引起不必要的争议。比如在香港,赡养老人扣除额,兄弟姐妹可以选择由一人扣除,也可以分开扣除。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